增古新闻网 » 文化 » 「功勋」王蒙:青春永远万岁

「功勋」王蒙:青春永远万岁

发表于 2019-11-14 14:27:59 | 阅读量 3746

北京,10月15日(记者克莱尔·王阔元)——据中央广播电视台新闻频道中国之音报道,今天(15日)是作家王蒙的85岁生日。加入该党的14岁的年轻布尔什维克已经是该党的成员71年了。王蒙的文学创作与当代中国社会有着密切的联系,因为他在14岁生日后的5天内被中国共产党破例录取,并在19岁生日后开始写他的第一部小说《青春万岁》。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他被授予“人民艺术家”国家荣誉称号。今天(15日)特别节目《功德》推出:“王蒙:青春永驻”。

王蒙

1945年,日本投降,王蒙11岁。

王蒙:我出生于1934年,出生三年后就赶上了日军卢沟桥事件。1945年,当日本投降时,班上的老师和同学们一个接一个地兴奋起来……那时我突然明白了中国是我的国家。那时,我有一个想法,我会为中国而死。

住在北平的一岁男孩正在读《巴金之死》、《曹禺的日出》、《茅盾的腐蚀与午夜》、《鲁迅的祝福与故乡》等书。他刚刚进入一所平民高中,并赢得了该市中学生讨论时事和政治的演讲比赛。他没想到有一天中午在学校操场上,学校垒球队的一名高二男同学脱口说出了一句对他的生活有如此决定性影响的话。王蒙回忆道:“他也是学校的明星。一次他看见我,“小王蒙,你最近在读什么书?”我简直记不起来了。突然,我想到了这句话,我说,‘我读的所有书都是批评社会的书。那时我还不到12岁,他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他是地下党员!"

就这样,中国共产党地下党员何平成为了王蒙革命的领袖。“1948年,当时我还不到14岁零5天,我被破例招募为党员,并在地下活动。然后北京在1949年获得解放。1949年10月1日,我带着腰鼓去天安门广场参加建国仪式。”王蒙说道。

1950年,16岁的王蒙从中央团校毕业,成为共青团干部。他组织年轻人整天演讲、读书、唱歌和聚会。他描述“所有的日子,所有的日子都变了”。王蒙说:“这几年一直是革命和青年的高潮。到1952年和1953年,情况再次发展,当时进入了一个“计划建设期”。我突然觉得这段时间可能会逐渐遗忘在我们的记忆中,至少会逐渐消逝。那又怎样?写下来,我必须。”

1953年11月,刚刚过完19岁生日的王蒙买了几本16英寸的大笔记本,开始写小说草稿的下一页。这是他的第一部文学作品——20万字《青春万岁》的初稿。为什么一个20岁以下的年轻人会突然写出这么大的脑袋?他说:“我依靠新中国成立的感动和新中国成立的‘所有日子’。”“我当时那个年龄,我还没有受过正规的文学教育,我靠的是被当时的日子感动,如果不是那么充实、那么激情、那么丰满的青春岁月,青春记忆,我该写些什么呢?这就是为什么我的书保留了这样一个年轻人的记录。”

1956年,《青春万岁》仍在修订中,王蒙的另一部小说已经完成。这就是《组织部新来的年轻人》一经出版就引发了一场风暴。许多年后,王蒙承认这部小说给自己“带来了一些麻烦”,但他说他没有留下悲观的记忆。在关键会议的第二天,他拍下了他整个青年时代最英俊的照片。照片中,他把小棉袄披在肩上,一脸阳光,开心地咯咯笑着。他说:“我没有沮丧的记忆,相反,我认为这也是共和国的命运和我息息相关。我分享了革命的胜利和共和国的建立给我带来的幸福、荣耀、机遇和可能性。同时,我也接受了共和国发展给我带来的考验,给我带来了各种话题。因此,我总是说我的生活背景很好。”

1963年底,王蒙的家人搬到了新疆。他努力学习维吾尔语,与他的民族同胞一起吃饭、生活和工作。这次人生之旅给了他一份丰厚的礼物——他正在酝酿和创作的小说《这里的风景》(The Scenery Here),近40年后重建,并于2015年获得茅盾文学奖。他把新疆视为他的第二故乡。他说他在新疆的16年让他“睁开眼睛,了解生活”。“我总是觉得无论我走到哪里,我都会得到善良和友谊,所以我非常感激他们。我一直说新疆各族人民对我很好。”

1978年,王蒙被调回北京。此时,新时期文学的大潮拉开了序幕,不断变化的社会变革再次激发了王蒙长期以来的创作热情。他的文学思想滔滔不绝,进入了创作的“井喷”时期。几年来,他先后出版了具有巨大社会反响的作品,如《夜之眼》、《活动变成人》、《蝴蝶》、《新娘》和散文。

王蒙说:“想想看,我已经20多年没有写作了,突然间我的生活又经历了一次大的变化。但是这个巨大的变化呢?当时,有人说这是我们的“第二次解放”,这是“又一次革命”。因此,我想说,我很幸运地经历了历史上的这些巨大变化,这些变化给我带来了新的可能性、灵感和机会。这是事实。”

1986年,王蒙被委以成为文化部部长的重任。事实上,无论是《人民文学》主编、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还是文化部部长,他都始终关注文学的发展,鼓励艺术创新,发现并帮助了一大批优秀的年轻作家。在担任文化部长期间,他开设了商业舞厅,这影响了当时的文化,并很快使时尚、模特表演和选美等“新事物”合法化。

作为一名作家,王蒙说他“有无穷无尽的东西要写”和“对大大小小的东西感兴趣”。退休后担任文化部长,他成为“最活跃和最有创造力的作家”。他的创作进入了一个加速期,尤其是近年来,几乎每年都有两三部新作品出版,内容和形式也往往是新的。他把这一切归功于时代和生活的快速发展。他在许多场合说,“新中国的命运是我创作的源泉。”他说:“我很荣幸参与并见证了整个历史的变化。这种变化非常快,不断引起你的新注意、新兴趣和新考验,所以对我来说这是一个自然的机会。共和国的命运和共和国的经历是我写作的源泉。”

王蒙每天早上五点起床,带着他的运动手镯在附近散步。他规定每天走7000步,每周游泳两次。他从未停止写作,新作品不断问世。尤其是今年,他出版了两部中篇小说和两部短篇小说,如《生死之恋》和《地中海幻想曲》(Fantasia in the Mediterranean),作品多产,他说年轻时很少见到。今年夏天,他在中国作家协会北戴河“创作之家”用了48天时间完成了80,000字的中篇小说《笑声之风》。

王蒙说,“我最强烈的感觉是什么?甚至我仍然是一个劳动力!我已经85岁了,我不是一个喜欢过去成就的人,也不是一个分析这两句话并做谚语的人。我是一名劳动力,我可以写小说,我可以写肖像,我可以写各种各样的故事,我可以写1000字,10000字,80000字。因此,我对我的劳动力非常满意。我是当代文学工作者。我还是一头母牛,还在那里工作。”

纯真、坚持和理想是王蒙一生的关键词。面对新中国成立70周年获得的“人民艺术家”国家荣誉称号,王蒙表示,这是人民铭记、共和国肯定的最高荣誉。“他热爱人民,关注人民。他的作品反映了人民的心理、起伏和经历,因此他也将被人民铭记,并得到人民共和国的肯定。我在哪里能找到这个?这是极大的荣誉,也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北京28下载 广东11选5 吉林快三 快三开奖结果



上一篇: 洛阳洛龙区定鼎门街道办事处开展“清洁家园”活动
下一篇: 杜德利:两周没训练快生锈了,回到球场感觉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