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古新闻网 » 旅游 » 「马经论坛网」名家方阵|老房子:想象月光,抚慰世上最好的酒香(组诗)

「马经论坛网」名家方阵|老房子:想象月光,抚慰世上最好的酒香(组诗)

发表于 2020-01-11 18:52:23 | 阅读量 3952

「马经论坛网」名家方阵|老房子:想象月光,抚慰世上最好的酒香(组诗)

马经论坛网,老房子(成都)

月亮,你只是个随意搬动的道具

中秋无月,有雨滴

绝唱,一句黯淡一声咽哑

高酒杯躲在廊灯下透视

自己把尴尬举起

中秋有风,无音讯

齿寒,一阵忙音删除一段微信

蟋蟀在墙角啃噬旧事

裁纸刀在新版毛边书前失神

他恍然想到:

月亮

你只是个随意搬动的道具

————————————

中秋月

此时,想象月光,抚慰世上最好的酒香

光线在之下流淌

所有能够穿透良心的事物,时间不会轻易饶恕,那些荡漾在

唇红齿白间的嗫嚅,以及因盐而生的酸楚

高台上,桂花是某人的浓香

举杯环顾,星空与天庭若隐若现,况乎人间

多么遥远的亲近

忽然一低头,浩浩之秋有风横渡

吴刚不过是一把板斧,觉得困乏,独坐在兔子打来清水之旁

一瞬间泻入篦子细梳的广袖

蹁跹不停的人,倦容和相思异曲同工,悲歌丛生

这一夜万家同在,在转凉的世事当中,阴影含羞跺过

乡野在高楼林立中无所谓喧嚣与寂静,当然

有人必定敢把酒问天,悲欢

不过是一盏忽明忽暗的盛开

————————————

醉秋

在秋风中醉倒

羊群乘机撕下我的肤色

草原的风吼叫着母语

天 ,蓝得孤寂

————————————

可是汤旺河呢

起飞以后,云层很快裹紧了黑袍。只有我举起食指

向上摁亮了的光柱向下,聚拢双手摊开的书页

——《不安之书》f·佩索阿著。这是见君酒后的一次豪放

以后多次索要,被我拒绝——就算是巧取豪夺

(他说这是他的信物)

外界的黑暗,使我心不在焉

天际开始变幻颜色。世界一定是一块生日蛋糕

一层一层的

其实,更像我曾经生活了很长时间的那座城市

它把侏罗纪时期的恐龙当成坐垫,压在坦荡的臀部下

一层一层的

和我正在飞离的城市如此有缘

桔红,猩红,蔚蓝,淡蓝……一列云,像赶路的胡须或者白发

和我相向而过。它们多么飘逸,而我的

像结了霜的松针

“像喀喇斯湖的晚霞,我从没看见过这么美的云彩”

不理睬旁边女人的自言自语,即便是浓郁香水味

想套近乎。我想起见君

在饭桌上也对人说过类似的话——他最近腿不好

却劝别人别去任何景点

“见过喀喇斯湖的晚霞,再没有其它景色”

可是汤旺河呢?

————————————

被候机大厅抛掷的时光

被候机大厅抛掷的时光

在被自己打开的灯影下坐立不安

落地窗呆滞阴影

空调机有气无力

撑持空虚的皱纹

典当行柜台的木栅栏

开始收取被风干的皮囊,随手

丢出当金

薄如一张硬纸牌

质押物赎回的时间就此干瘪

无所谓改与不改

正忙于整改的

是人体

比如肥硕的部位急于吸脂

羞于袒露的贫乏数小时凹凸有致

假像和真情并蒂

比如就地即可高蹈:

时间不是金钱

金钱并非万能

被抛掷的时光在候机大厅僵持

一只脚踩着金钱

一只脚陷入粪土

————————————

大街流行的共享

黄色,这个高贵神圣的谱系

正在从自身分离出红色、绿色和蓝色组合

一整条街道上,流行

各色自由的共享。城市不能再打盹了

白日适合打望

睡眼惺忪般的蜻蜓,骑着他们的蝴蝶梦

不停翻飞,忽然又画地为牢

似乎一个写旧体诗词的人,在能指与所指间

纠缠不清:“是要把一些现象解构,还是

被这些现象解构”他的自话自说

比单车的铃声羸弱

晦涩的隐喻遇到拗口的哲学

————————————

谁也不想用冷酷扮演自己

河边,面向西,水向东流

三月风,吹裂迎春花梳妆的镜面

脸色蜡黄的落叶,想要掩盖

那些哆嗦的对视,而它们自己已蜷缩

唯有印象派大师以冷色调

展示烈焰,向日葵旋转

太阳生出太多皱纹。白桦树裸露

眼睛扩展,河面上漂浮浪花的翅膀

脚下卵石作响,声音灰白

水汽和风,夜色解封。不能再呆了

谁也不想用冷酷扮演自己

————————————

一张口,更加重了边界的孤独

昨天和今天的边界

此时,已空无一人

梭巡至此,驻足

月光与灯光对视

谁也不想退让一步

僵持,是熬苦的睡眠

觊觎浮肿着遗憾

眼膏越来越浓

“他们怎么可以

引用彼此的方言”

一张口

更加重了边界的孤独

树叶举起晨曦的鸟鸣:

“一切语言不必到此”

————————————

茂县叠溪新磨村。光

正在现出

惊恐之声,把它埋进河道

而深处

是否有人在念叨:要有光……

一只小狗来回寻觅,在浓烈的树荫之上

————————————

雨水

傍晚了,我要赶在雨水之前

和一群奔向东南的河流会晤

水自泱泱,带着雪山和神灵

岸边招摇的玉兰,口吻洁白

幽幽然,大雁已经启程

尽管天空灰蒙,漂浮的都是宿命

就像老去的树枝,楼群雕塑夜幕

有些散步者,穿过粼粼波光

在我看不到的小区和街道,空余华灯

————————————

梯子

傍晚的阳光

抬着刺眼的梯子:

“爬上来,可以见到奢望”

一匹黑影贴着地面

鬼祟,尾随

交错的脚步

越踩越薄

秋雨

开始滴下省略号

乌鸦“呱呱”躁动的黑氅

一件一件陨落

鸟把我的梯子

抽走

————————————

沙滩

潮水汹涌而来

蘸一星唾沫,脚印

灭寂

再一次汹涌,再

一阵灭寂

滩涂萎缩在磕脚的沙粒

“查无此人”

退信签粘贴涨落的潮响

晃晃荡荡

沙滩是肆无忌惮的邮局

他是邮戳劈头盖脸

的际遇

————————————

有一颗初心

有一个直立禀赋

他的背脊与书脊

一起挺拔。等待任何一种力量和角度的翻阅

每一次读出的,都是

一种直立

有一个霓虹等待

黑白分明,一盘琴键

一袭燕尾服狂舞,乐谱翩翻

一曲如歌的行板,如泣的音符

一片睫毛合拢后渐渐睁开,侧影挤出幕布

大街上,闪烁霓虹

有一个声音朗朗

一个圈,画地为牢

说是一生的时间

一团岩石、一块龟壳、一片竹简、一方缣帛

匍匐身躯,寻找汉字变换

自己的声音一次比一次明朗

有一声洪钟在荡远

秒针、分针、时针

一根绕到一根,压住

瞬间,一声鸣响

把一个寂寥越荡越远

有一颗初心安然

【诗人简介】

老房子,本名刘红立,四川西昌人。中国作协会员,四川省作协全委会委员。诗歌作品发《诗刊》《星星》《草堂》《诗选刊》《诗歌月刊》《诗探索》《读诗》等数十种国内外报刊,入选若干诗歌选本。出版诗集2部,合集2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uedbet备用网址



上一篇: 防范债务风险 内部治理与外部约束互为支撑
下一篇: 摩托罗拉G7 plus上架官网 搭载骁龙636 起售价2099元

Copyright © 2013-2015 clik2pick.com 增古新闻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