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古新闻网 » 综合 » 「我做荷官的日子里」赛场上那些“吃相难看”的人

「我做荷官的日子里」赛场上那些“吃相难看”的人

发表于 2020-01-11 15:36:58 | 阅读量 3209

「我做荷官的日子里」赛场上那些“吃相难看”的人

我做荷官的日子里,点击上方“show time秀迷”订阅我们

文/泓小默

我承认,互联网对文字的开放一度让我觉得惊恐,小的我是受传统媒体教育和管束的人,十多年诚惶诚恐在“一校二校三校、一审二审终审”之中,也曾因为笔误、用词不当等诸多原因被扣过薪水,每次参加新闻出版署的培训、看红头文件都心怀朝圣的感觉……写作、出版,必是讲究中规中矩,别说“骂”脏话,连用“x”代替都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我承认,现在我已经深深爱上互联网的开放,我的文字多放肆多粗鲁都不会被罚款。很多时候,我觉得网络用语的确够狠够粗俗,但用在某人某事身上,是真的够解恨。

用文字粉饰太平挺没劲的,还是吐槽来得爽快。

前不久,我被一位我敬重的文艺界名人批评了,他在朋友圈留言评论我的一篇稿子:文章里不要老出现“丫”,你已经来上海了,我们上海人用“只瘪三”或者“只赤佬”……

哈哈哈,原来大家都这么放得开了。

某日,听上海同事在讨论,说犬展赛场和美容师赛场上好多“吃相很难看”的人。

我捧着好奇心状加入:如今赛场也这么开放吗,比赛时都可以吃东西了?

他们没有一丝犹豫地把我踢出讨论群。

作为一个越挫越勇的人,平日里我常一身黑衣的夜行者架势,铁定不甘心光天化日下被当小白耍,再说,又不是什么高深学问,很快,我就知道了答案。

上海话中“吃相难看”就是形容某人做事太露骨、太野蛮、不优雅;尤其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不顾礼仪,或者不守规矩,用一种不和谐的方式去做事情。

说直白些,就是举止夸张、粗鄙,没教养。

嘿嘿,这样的人我见多了。

一听说我有故事要讲,他们又把我拉回讨论群。

先说犬展赛场,吃相难看的多是指导手。

大约是从2003年开始吧,赛场上出现一些指导手在静态展示时放长绳的现象,多是牵中大型犬的,如杜宾、金毛、苏牧等。

其实,我至今都搞不懂这种行为的意义和目的在哪里,尤其是有一段时间,出现了放长绳竞赛,你放三米,我放五米,指导手和赛犬之间的距离几乎占据了半个赛环。

描绘一下那个画面:静态展示时,指导手把手里的牵绳放到极致,手臂高高举起,几乎拉直牵绳,虽然三米五米是一种夸张形容,但指导手和狗的距离,绳子有多长就有多远。

然后,为了吸引狗的注意力,指导手会不停扭动身体,或把诱物抛向空中、扔向远方,或嘴里发出怪异声响云云,此时,赛犬稳定的,它和观众一起看着那位上下翻飞的人类;不稳定的呢,就自顾自东张西望,转圈圈什么的,观众看到的场面是这样的:一个不知所云的人和一只不知所谓的狗,各干各的,空中拉着一条不知所以然的绳子。

是要晾衣服吗?

我见过的,赛犬突然跑向另一方,力量大了一些,指导手措手不及来不及收绳子,被拽了一个趔趄,脚下和手中都慌乱了,然后,别的选手在裁判指示下准备环形绕场了,那位指导手还在收绳子,倔强的狗始终朝着反方向使劲儿——我想到一首歌:纤夫的爱。

我还脑补过指导手被加速的狗悠到半空中的画面,看过《无极》里的张柏芝吧,对对,就是那种人肉风筝,呵呵,那位指导手,上面的空气还好吗?

后来,又出现一种静态展示方式:赛犬站好,指导手多数是半跪在地上,把牵绳放在自己和赛犬之间,双手去秀狗;也有站着秀的。

我见过此类秀法出现的纰漏:1.绳子刚放开,狗跑了,指导手满场追;狗跑到场外,指导手满头大汗拽回来;2.刚跪下去,裤子绽线,起身时,光顾着捂屁股忘了捡绳子,狗自己跟着队伍跑,指导手忙着追绳子;3.跪得不好看变成了半蹲,一脚踩在放开的绳子上,外场观众打趣:问问他要不要手纸,一副拉屎的架势……

实在不知道这些指导手在想什么?!

所谓静态展示,只要让赛犬保持稳定、表现他们的合理站姿,裁判就是想看到这些而已,指导手再卖力,演得再生龙活虎,都是一厢情愿地多此一举。

我们杂志连载的《胜利边缘》开篇就说明了“什么才是完美的指导手”,完美的指导手应该是一个隐形人,他们所有的行为举止、技巧能力都是为了让赛犬成为焦点,而不是像小丑一样去抢“主子”们的风头。

和老猫谈论这个话题,他说很想根据现在赛场上的各种花头精编一套指导手操,然后预演给我看,ending动作是把诱物高高抛向空中,张开手掌去接时发现:诱物没了,不知被扔向何方。

moses在蒙哥马利梗犬展上遇到这样一幕:一位指导手把牛肝狠狠地抛出去,结果扔在观众席的一位老太太身上,老人家就坐在他旁边,在看另一个赛环的比赛,牛肝飞至,她吓了一跳:i can't believe this!但她并不知道是谁干的(指导手扔诱物是一种技巧,但扔出去捡回来是一种修养)。

老猫说:那指导手的“吃相很难看”。

我问:指导手为何要做那么夸张的动作?

他说:他们觉得那么做会显得自己很屌。

什么人才需要通过过分、不文雅的行为去证明自己很屌呢,我想,是屌丝吧?!

再说美容师比赛的赛场。

某美容师把自己打扮得跟芦花鸡一样,三公里外就能闻到廉价香水的味道,浑身散发的是郊县三线发廊小工刚荣升大工的伪劣自信,兰花指翘着,小拇指的指甲留得很长,隐约能看见指甲里嵌着暗绿色残渣,应该是从牙缝里剔除的韭菜吧?年轻男子为何要留这么长的指甲呢,方便挖鼻屎吗?如果是这样,我只想善意地提醒:剔牙和挖鼻孔请分手指进行,不然会窜味儿的。

接着,他在美容台上满满地摆了一排工具,很密集很整齐,看得出,是一位拥有很多工具的人,但总是会让人恍惚一下:这位是美容师还是卖剪刀梳子剃刀定型液的?

终于开始动手了,哦,的确是一位宠物美容师;哦,他摆出的工具的确是每一样都会用到,尽管大部分就用了一下下而已。我是外行,看不懂是真的必须用,还是可有可无;我虽是外行,但知道很多比赛规则是只允许摆放一把排梳在美容台上,这位摆出个集团的阵势,是要“上市”吗。

芦花鸡哥哥用起工具的姿态那是没说的,每一个动作都像是精心设计过的一般,挑、剪、梳、喷……肢体语言都会有相应的弹性,大动作磅礴,小动作妩媚,脚尖踮起的频率和脚后跟抬起的弧度,哎呀,让人眼花缭乱;更换工具的速度亦可媲美主刀医师,真该允许他带助手,观众绝对会误以为是在看一台外科手术。

还有令人钦佩的,他虽然貌似专注忙碌,但眼神不时飘向场外,假装不经意却迫切地在寻找什么。有了解内情的人做了注解:他在看有没有粉丝围观,有没有人在拍照……

哦,果真是大明星的风范。

终于结束了,没有收拾工具,没有收拾狗毛,在一片凌乱中,他很快调整好自己的站姿,前挺后撅地扶着他的作品,目光深邃而自信地傲视远方,我都被那股妖气感染得觉得裁判不给他赢就是祖传的先天失明。

结果,裁判真的“失明”了。

妖娆选手觉得被玷污被亵渎了,愤恨地拎起狗迈着忧愤的小碎步离场,我看见:他把狗狠狠地扔进航空箱;把那些精致的工具狠狠地扔进美容箱;然后操起电话狠狠按下去……他叉着腰对着墙讲电话,我看不见他的神情,但看见他用小拇指狠狠地抠着墙皮……

“失明”裁判我认识,赶紧去八卦问原委,是妒忌芦花鸡的美貌婀娜吗?

裁判说:那位的技术是不错的,剪得作品也称得上精致,但“吃相太难看”。

哎,好悲哀。

吃相难看的人呐,你们一定觉得自己看上去很美吧?!

秀迷微信公众平台订阅号:chshowtime

秀迷微信公众平台服务号:showtime-sh

新万博app安卓版下载



上一篇: 家庭中安装榻榻米,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返潮
下一篇: 薇恩:我闻到了黑木耳的味道!LOL你都听错过哪些台词?

Copyright © 2013-2015 clik2pick.com 增古新闻网 版权所有